【青冰】心音巡禮01

——黒バス同人(CP:青冰)

——《相思相愛》的續篇

——青冰剛交往,毒癮描寫有

#01


  秋天的氣息將樹葉染紅之後,夜晚來臨的時間也日漸早了起來。


  訓練結束的哨音響起,「辛苦了」的喊聲迴盪在體育館裡頭,震動著胸腔中那些未可知名的心思,自灌入喉間的大量清水,滴釀出青春特有的笨拙與苦澀。

  冰室坐在部室的長凳上,隊友們提議起要不要到附近的家庭餐廳解決晚飯,他推說晚點還有事,今天就不一起吃了,結果立刻被質疑是不是要和哪個可愛的妹子約會。

  ——唔…雖然不是妹子,不過有時候還滿可愛的?

  冰室用毛巾有一下沒一下地,擦拭著自髮絲滴落的汗珠。他自然很喜歡激烈運動後的暢快感,但被汗水浸溼的球衣緊貼著皮膚實在不大舒服,等等去赴約前還是回宿舍沖個澡吧。

  「與人約在外頭見面前先洗澡」,這是不知何時開始養成的習慣,從動機而言稱不上是多好的事,自結果來講更沒半點值得開心的回憶,像這樣特別意識著什麼似地採取行動,冰室曾經感到疲憊厭惡,現在卻如同踏上球場前一般地興奮,難以壓抑地期待著。


  好想見面。


  明明是同樣的行為,對象不同居然會有這麼大的差異。

  窗外的天空已經佈上黃昏的雲霞,十月的晚風有一點點寂寞的味道。

  瞄了眼靜靜躺在球袋裡的手機,下午六點三十七分。

  …那傢伙也差不多該到了吧。


  自從青峰結束了在秋田的短期打工、回到東京以來,已經過了幾個月的時間,秋田到東京這段四、五個鐘頭的車程,讓他們一個月只能見上一、兩次面。

  對於一對剛開始交往的戀人,相處的機會實在是太少了啊。

  「學校什麼的翹掉不就好了?」

  「不——行,大輝也乖乖回去上課。」

  這樣的對話至今已經重複了無數次。或許是年紀終究大了一歲的緣故,冰室總是這麼哄著孩子氣地耍賴的戀人。


  青峰要從東京前來留宿的日子,冰室會事先向宿舍申請外出許可,兩人過夜的地點,便是冰室父母在秋田買的一棟兩層樓住宅,也就是青峰暑假時來秋田打工,與冰室共住的那個地方。平時既沒有人居住,距離陽泉也不算太遠,是個能夠悠閒地度過共處時光的舒適場所。

  ——今天晚餐在家裡自炊好了。

  「家裡」這個說法,是冰室暗自在心裡頭,對那個住所的稱呼。哪天真的能一起生活就好了,最近他偶爾會偷偷地這麼想。

  對於自己喜歡男人這件事,冰室算是在很早之前就有了自覺,但青峰除了籃球外的興趣可是看女優寫真集,也就是從性向而言,青峰喜歡的大概還是女孩子吧?


  可以和這個人一起走多遠?


  冰室從宿舍出來的時候,天色已經暗了,接觸到肌膚的空氣變得更加冰涼。下班時段的街道擁擠著車輛,人們望向店家門口擺放的菜單,猶豫著該用哪一道餐點,來慰勞自己一整天的辛勞。

  他拐進附近的超市,買了秋刀魚、栗子、野菇等等當季食材,最後大手筆地又多挑了兩隻螃蟹。青峰的食量大得驚人,考慮到預算的話,直接到外頭的餐廳吃飯可能還比較划算,但難得青峰大老遠地跑來,冰室總想著自己也該做點什麼才好。

  冰室邊在腦中預想著晚飯的菜單,一邊走入了住宅區,周邊植栽的樹木似乎隔開了大街上的喧嘩,四周一下子變得安靜許多。

  他走到門牌上掛著「冰室」二字的住宅前,沒有見到應該在門口等著的青峰。

  ——…不會是迷路了吧?

  想著先把食材放進屋子裡,再打個電話連絡,冰室推開庭院的門,草地上的落葉被他踩出酥脆的聲音。

  「好慢啊,我睡得腰都痛了。」


  聽見熟悉的低沉嗓音,冰室回頭朝聲音的來向看去。

  「……你在院子裡的樹上做什麼?」

  「還不是你動作太慢,等得我都想睡了。」坐在樹幹上的青峰打著呵欠、大大地伸了個懶腰後,動作俐落地從樹上跳下來﹐「是說你也太沒警覺了,換作是其他傢伙躲在樹上怎麼辦?」

  「痛打他一頓?」

  「你啊…」青峰知道冰室的回覆肯定是認真的,他無奈地抓了抓腦袋,「想一下對方帶著兇器的可能好嗎。」

  「大輝什麼時候這麼愛操心了?」冰室笑著回話,心底卻是明白青峰擔心的是什麼,畢竟之前過了那麼一段荒唐的日子,如今也還有些尚未完全解決的問題,他很感謝青峰不曾開口逼問過他,而他也想回應青峰的這份信任與包容。

  冰室抬起頭,果然看見對方鎖眉盯著自己。像是要安撫那份不安,他側首在青峰的臉頰上啄了一下,「先進去屋子裡。」

  青峰也不甘示弱地輕咬了一口冰室的嘴唇,接著從褲子口袋裡掏出暑假在這裡寄宿時拿到的備份鑰匙,利索地打開大門。

  「都帶了鑰匙就自己進來啊。」冰室在玄關脫下鞋子,拎著食材踏進屋內。

  「躲在樹上嚇嚇你也挺好玩的。」

  「我沒有被嚇到喔?不過大輝躲得很好,尤其晚上天色這麼暗,真的很難注意……」

  「你這傢伙!」

  儘管球場上他是自信滿滿、衝在最前頭得分的王牌,但在這種小鬥嘴上頭,他卻好像從來不曾贏過冰室。


  秋刀魚散發著鹽烤後的香氣,搭配上奶油、蘑菇與芥末的特製佐料,便成了別具心裁的菜色。煮熟的螃蟹在廚房燈光下映著漂亮的光澤,旁邊擺上用小碗盛裝的炒栗子,在美國鮮少嚐到這樣的料理手法,這些菜式都是回到日本後,冰室從食譜上學來的。

  「這豐盛過頭了吧…」向來只負責吃的青峰,有些驚訝地看著餐桌上出現的佳餚,「原來你對料理這麼感興趣?」

  「你難得過來一趟,就想盡量準備點好吃的。」冰室拉開椅子坐下,青峰也跟著在對面的位置坐了下來,「開動了。」

  「開動了、」青峰立刻夾了一口秋刀魚,脆得恰到好處的外皮與充分吸收了醬汁味道的魚肉,對高中生來說幾乎算是奢侈的美食,「你的廚藝又進步了啊。」

  「好吃嗎?」

  「啊啊、好吃。」一想到這些都是為了自己而做的,青峰便不禁覺得滿意又莫名驕傲,「不過…」

  「咦?烤得太焦了?」

  「不是啦、」青峰重新掃視了一回桌上的料理,然後望向冰室身後慘不忍睹的流理台。

  ——每次做完菜就像颱風過境一樣,到底怎麼辦到的……

  不過吐槽這點的話冰室好像會難過,之前提起的時候,冰室居然露出有點受傷的表情,讓青峰嚇了一跳。因為是投注全部心意準備的,所以被挑剔的話,果然心裡會不太好受吧。

  美食和美人都在眼前,再挑三揀四好像太不懂珍惜了點。

  「啊、」冰室順著青峰的視線看去,馬上便明白了對方想說的是什麼,他斂下了眼,「那個…廚房…我等等會自己收拾乾淨……」

  「為什麼是你要自己收拾乾淨啊?」青峰扒了幾口飯,「不也是為了我,才把廚房弄成這樣的?吃完再一起收不就好了。」

  「真是一副很了不起的樣子。」雖然冰室就是很欣賞青峰這種自信的性格,但近乎自大的這種說話方式,應對起來還是有些頭疼。

  「喏、趁熱吃。」

  青峰將剝好的蟹肉放進冰室嘴裡,嚐起來特別美味。


  即使是兩個人分工合作,餐後的整理還是費了好大一番功夫。

  盥洗之後,他們窩在冰室房內的床上,只憑藉一盞桌燈的光亮,青峰翻閱著最新一期的運動月刊,冰室則坐在青峰兩腿之間,複習起下週的考科。

  涼爽舒適的秋夜。

  難得的共處時光居然要拿來溫習功課,青峰雖然很不甘心,但這個冬天過後,冰室就要面臨大學的升學考試,他再怎麼無理取鬧,仍是明白現在對冰室而言是相當重要的時期。

  他將腦袋向前埋進冰室的肩窩,後者便伸手揉了揉他的後頸。

  「覺得無聊了?」冰室的視線沒有從書本上挪開。

  「我也不是那種程度的小鬼了、」青峰抬起頭,從後頭牢牢地抱住冰室,「這些、很難嗎?」

  「都還唸得來,如果想要拿到很好的成績,還要再努力一點。」

  ——你不是一直都很努力了嗎。

  青峰看向背對著他的冰室,不禁這樣想。眼前的這個人就是太過努力、太過執著,之前才會將自己逼到那種境地。

  ——身邊怎麼淨是這樣的傢伙。

  青峰將視線放回雜誌上,頁面上刊登著最近幾場精彩賽事的照片,看著那一個個在球場上奮力奔跑的身影,他突然想打球了。

  不知道是不是察覺到了身後的沉默,冰室稍微調整了下姿勢、將重心往後放,靠在青峰的懷抱裡,「…Thank you, Daiki.」

  「幹嘛突然講這麼噁心的話。」

  「害羞了?」

  「閉嘴看書!」


  清澈的夜空裡只有幾絲薄雲,月亮與街燈的光芒透過窗子落進屋內,深夜特有的寧靜流動而過。

  青峰不知何時起便這麼坐著睡著了,或許正是在這般安靜的夜裡,之於平時較難注意到的微動,也變得相對敏感起來。他慵懶地睜開眼,搜尋起干擾他睡眠的原因。

  青峰向床鋪靠牆的那一側看去,挨在他身旁那團鼓起的被窩裡,傳來了細碎而急促的喘息聲。他皺起眉頭,想也不想便將手伸進被子,撈起蜷縮在裡頭的傢伙,將他抓近自己一些。對方沒有反抗,而是整個人像是要攀附上來似地,將頭埋進青峰的肩頭,使勁地緊抓他的上臂,吃力地大口吸吐著氧氣。

  「哈啊…嗯…」冰室擠壓著嗓子,藍灰色的眼瞳燃燒著極度熱烈的渴望,「哈嗯…藥、好難受……唔、」

  ——這是毒癮發作了吧。

  「喂、你等等…」青峰回憶起陪冰室去複診時學到的應變方式,趕緊捲來棉被的一角讓冰室咬著,他不願意把冰室綁起來,只好將圈著冰室的手臂收得更緊,並騰出一隻手自冰室的後腦勺起,一路順著向下撫摸過背脊,試著讓對方穩定下來。

  「藥、嗯……」冰室胡亂地吻上青峰,像在表示為了得到解藥,他願意做任何的事,「唔…想要……」

  「乖、沒事了,別怕。」青峰重新將被子塞回冰室口中,落在冰室額前的吻比平時還要溫柔,「知道我是誰吧?」

  「嗯…」冰室吃力地點了點頭,眼眶周圍和雙頰都泛著潮紅,發作的痛苦讓他難耐地哭了出來,「輝…大輝……」

  「很好。現在深呼吸、對,然後吐氣…喂你慢點、」

  「哈啊、嗯…哈…呼……」

  「對、就是這樣,慢慢地。」

  「哈嗯、唔…呼…呼……」

  「好乖、很努力啊。」青峰讓冰室握住自己的手,並用拇指撫著冰室的手背,像是在鼓勵他一般,「再加油一下就好,再一下。」

  逐漸遙遠的意識中,冰室聽見了令人安心的嗓音,彷彿那是一切的救贖一般,他努力地聽清楚傳遞而來的訊息,並遵循著指示反覆吸氣、吐氣,不知道過了多久,直到心臟的緊繃感消除,他終於無力地癱軟在青峰身上喘息,身體的顫抖還未能緩和下來。

  「進步不少嘛。」青峰輕拍著冰室的背部,親了親還滾著淚珠的眼尾,「好點了?」

  「……」冰室點點頭,現在可以清晰地聽見青峰的心跳,跳動的頻率比預想得還要高,果然青峰剛才是為了冰室而盡量表現得冷靜,實際上也是相當緊張的吧。

  對不起。

  冰室有點艱難地這麼說。

  他現在才真正明白,「傷害自己的話,也會傷害到愛著自己的人」這句話的意義與重量,可以的話,他實在不希望被青峰看到自己這麼難堪的模樣,說不定還會讓青峰意識起,冰室的身體曾經被多少男人抱過的這個事實。明明可以找一個健康可愛、有著傲人身材的女孩,談一場平平凡凡的戀愛,青峰卻選擇了自己,甚至一起面對他之前留下的各種爛攤尾,為了回應青峰的這份喜歡,不更努力可不行。

  「可以…再等我一下嗎?」冰室向上望著那對深藍色的眼,希望將自己的決心傳達過去。

  「別讓我等太久啊。」青峰勾起嘴角,又是一如既往的那個自信笑容,「不過你明天要陪我打兩場,這個等不了。」

  「嗯、好啊。」冰室舒服地蹭了蹭身子,「明天陪你打。」

  緊貼著的肌膚傳來彼此的體溫,懷抱著對明日的期待,以及一點點尚未消除的不安,他們在秋夜裡明亮的月光之中闔上眼睛。

  ——晚安,祝好夢。








>TBC







耶咿終於寫了《相思相愛》的續章♪ ♬ ヾ(´︶`♡)ノ ♬ ♪
《相思相愛》居然受到這麼多人的喜歡,
實在是太意外了、受寵若驚,
太謝謝有來和我聊過那篇的太太們了QuQ

因為覺得冰室的情感變化交代得不夠清楚,
一方面也是想寫寫交往後的甜蜜蜜青冰醬,
所以決定寫續集啦!
會按照約定(?)讓火黑醬、青冰醬來個W約會去看海的XDD

這次也還請大家不嫌棄地多多指教了> <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14:51 | 【青冰】心音巡禮 | comments (4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【青冰】心音巡禮02 | top | 【青冰】五月梅雨季

comments

#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さん | 2014/08/27 22:56 | URL [編集] | page top↑
# Re:回樓上的太太w
太太日安☆

  對不起回覆慢了> <
  因為不確定我直接回私密留言,
  太太能否看到我的回覆,
  所以請讓我以不打出名字的方式,
  直接回在這邊。

  看到太太給了我家的青冰醬這麼好的評價,
  實在覺得惶恐又有點害羞嗚嗚嗚:(*◦ω◦*):;
  青峰與冰室寫起來的感覺,真的與火黑相當不同,
  雖然這麼說好像有點不負責任(?)
  不過那兩個傢伙個性實在太自我了,
  常常超出我的控制、按照自己的意識行動XD

  關於黑籃的角色們我還有很多想說想寫,
  所以會盡自己的力量繼續更文的!
  謝謝太太願意留言和我說說話,
  願意的話可以把文章連結私過來給我呀我好餓//////(喂
杏子さん | 2014/09/02 14:25 | URL [編集] | page top↑
# 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人のみ閲覧できます
さん | 2014/09/12 05:44 | URL [編集] | page top↑
# Re: 回樓上的太太2#
太太晚上好☆

  天啊我現在才發現我居然漏回了那麼久之前的留言,
  不知道太太還會不會看到這篇回覆,不過還是請先讓我道歉(跪

  青冰的個性的確讓我覺得滿難掌握的,尤其原作中並沒有什麼互動(哭)
  所以能參考的資料就更少啦QQ

  咦他哭嗎XDDD 說是認識有點不好意思,應該說我是他哭的粉絲⁄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⁄
  從火黑開始喜歡上她的作品,會入青冰坑也有很大一部分是因為他哭的圖
  他哭畫的青冰互動真心超可愛的!!!

  我也認同紫原雖然看起來像個大孩子,但其實將很多事都看在眼底XD

  總之還是謝謝太太寫了那麼長的留言給我,
  居然漏了訊息真的非常非常抱歉,謝謝妳喜歡我的文字,也希望妳現在還愛著青冰> <

杏子さん | 2015/11/13 00:25 | URL [編集] | page top↑

post a 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s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:
http://natsunoyuurei.blog.fc2.com/tb.php/55-23a88fe4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