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へし宗】空の彼方


——刀剣乱舞同人(CP:へし宗)

——CWT40無料小報,開始飛翔的籠中鳥





  閉上眼,就可以感受到風的流動。

  他在呼吸。

  活著、存在著,一切都不需要理由,死去亦同——生而於世,他並沒有什麼執著。


  手入房裡的床鋪特別舒服。

  宗三在蓬鬆的被窩裡轉醒,房內盈著淡淡的薰香氣息。棉被柔軟地摩擦著肌膚,他懶洋洋地嘗試活動四肢,繃帶下的傷口隨即傳來一陣刺痛,他確認傷處沒有滲血後,便不以為意地坐起身,與被火焰或黑暗吞噬相比,在戰場上負傷有什麼大不了。刀劍本該出陣赴戰,這亦是宗三最感謝現任主人的一件事。

  新主人既無歷代主子的氣魄與謀略,還讓珍貴的刀劍們做盡各種打雜工作,種田養馬、洗衣煮飯,宗三上禮拜砍了他漫長人生中的第一批柴火。他起初覺得新主人是個搞不清狀況的傢伙,但或許便是這樣的一視同仁,才讓大家都能放心地在此生活也說不定。

  如果出陣受傷了,回來便按照傷勢依序接受治療;遠征結束的時間再晚,也一定有守夜的人挑燈等著;即便是至今依舊不上手的內番,只要田地裡收穫了幾顆果子,回到本丸後短刀們便會興奮地圍上來。

  這種生活究竟算什麼?

  在這個無視時空阻隔、昔日冤家戰友們再次聚首的地方,他似乎開始對所謂的明天懷抱期待。

  那明明不是作為武器的他們應該追求的事物。


  窗外天色未明,昨天配屬在同一部隊的五虎退與小夜,此刻仍在房間深處的被窩中熟睡,清晨的日光自紙門的縫隙蜿蜒而入,宗三注視著他們臉上的紗布,覺得有種難以言喻的苦澀心情湧至胸腔,逼人窒息。

  昨日踏出本丸不久,他們便在桶狹間一帶遇上檢非違使,身為隊長的宗三立即判斷出最佳隊形迎戰,但開戰後他卻深深地體認到了自己的能力不足。即使砍中敵方也無法造成傷害,好幾回交鋒都因閃避不及而負傷,直至嗅到空氣中的血鏽味,他回頭才發覺奮力戰鬥的短刀們身上已多了好幾道口子。感覺到自己緊握刀柄的雙手因憤怒而顫抖,宗三全力奔向敵人,雖然擊中了對方要害,他卻沒注意到從背後襲來的槍,冰冷的金屬尖銳地劃過宗三的背部……飛快朝自己衝來的長谷部的身影,是他記憶中的最後畫面。

  宗三轉頭望向自己隔壁、最靠近門邊的被窩,卻只看見被疊成豆腐狀的棉被。

  ——……長谷部?

  模糊的印象中,長谷部好像流了很多血,明明傷勢應該是全隊最嚴重的,卻仍一路將宗三揹回本丸。

  ——那傢伙怎麼總是不考慮自己。

  他對著空蕩的床位沒來由地一陣不悅,手入房的拉門刷地被推開,清光端著水盆與毛巾踏了進來。

  「啊、早安。」清光有些驚訝地眨眨眼,在宗三的床鋪旁蹲下身子,「好一點了嗎?」

  「嗯嗯、應該沒有大礙。」宗三用他一貫不急不徐的語氣答道,「加州殿下起得真早。」

  「因為我是近侍嘛,有些工作還是得提早起來準備。」清光的笑容中有著藏不住的驕傲與喜悅。

  ——就和那傢伙一樣,總為了主人竭盡心力。

  為主人而戰原本即為武器的使命,但他們卻對主人傾注了更多情感,宗三無法理解這種行為。

  「可以把頭髮挽起來嗎?」清光捲起袖子,將毛巾放進水盆裡浸濕,「我來替你處理一下背上的傷口。」

  「麻煩您了。」宗三盤起櫻色的長髮,解開隨便繫在腰間的帶子,浴衣寬鬆地滑下,露出白皙骨感的雙肩﹐「加州殿下會這樣照顧別人,真是有點意外…果然只要有主人的吩咐,就什麼都願意做嗎?」

  「沒有沒有、我只是想來手入房看看。」清光替宗三用毛巾擦拭背部,並敷上新的藥膏,「家裡有人受傷的話,過來探個病也沒什麼吧。」

  語句中出現了宗三所不能理解的詞彙。

  ——家裡有人受傷…家裡?家…這裡嗎?

  「怎麼了?」

  「沒有…沒什麼事。」宗三搖了搖頭,「原本睡在我隔壁的傢伙呢?」

  「啊——長谷部嗎,他起床後說身體沒事,現在應該正準備跟脇差們去遠征…喂、你不能亂跑啦!」

  沒等清光把話說完,宗三便慌慌張張地站起身,推開拉門後快步往玄關走去,果然在那裡見到了整裝完畢、正要踏出大門的長谷部。聽聞身後傳來的急促腳步聲,長谷部回頭便看見站在不遠處、衣衫不整的宗三,他隨即不悅地皺起眉頭,「你怎麼跑出來了?」

  看見那張臉,宗三便一句關心的話也吐不出來,「居然打算拖著身體去遠征,就那麼想被主人誇獎?」

  「手入房的資材不足,我現在非跑一趟不可。」長谷部眉間的皺痕始終沒有鬆懈,「…那點小傷早就治好了,你才該回去乖乖躺著。」

  窒息感又來了。宗三的傷勢只有中傷,剛才僅是快步走來便有些暈眩,重傷的長谷部卻已恢復至能遠征的程度,一切簡直像在嘲笑宗三的沒用一般。

  「這是拐彎抹角說我太弱嗎?」宗三微笑挑眉,諷刺的字眼卻迴向扎在他自己身上。明知長谷部不會這麼取笑他,也知道此刻長谷部要出門還有些勉強,那為何非得逞強不可?讓別人去不行嗎?為了主人?

  「我什麼時候說過那種話。」長谷部理了理自己的衣領,再次轉身面向門口,「宗三左文字,昨天你為了保護短刀們揮出的那刀很強,毫無疑問。…這樣下去的話,就算是曾經的籠中鳥也能變得更強吧。」

  「什、『這樣下去』是什麼意……」

  「走了。」他背對宗三向前走去,沒過幾步卻又停下,躊躇一陣終是沒有再回頭便跨出了本丸大門。

  宗三望著長谷部遠去的身影,肩甲與腰際上的佩刀都被朝陽照得刺眼,他一時竟移不開視線。清晨的天空下有鳥振翅的聲音,心臟的跳動自胸腔深處傳來。他在呼吸。活著、存在著,一切都不需要理由,死去亦……

  生而於世,他原本以為他並沒有什麼執著。




>おしまい*




天啊第一次寫刀劍覺得說話語氣好難抓 °゚°。。ヾ(ノ△`)ツ
原本都是靠著大量台詞(重複聽動畫、確認漫畫原文、瘋狂找官方drama之類)去抓角色說話方式,
光是遊戲裡的台詞覺得好貧脊啊嗚嗚嗚功力不足的我(跪

最弱打刀的宗三,原本對於「活著」這件事情並無執念,
但在來到本丸之後,他有了兄弟,並且與行事作風與自己大相逕庭的長谷部重逢。
原本作為刀劍的他們,這次有了人類的身體、開始感受到以前不曾有過的情感,
混亂不解之餘,宗三開始慢慢改變了。

……可能有點難懂,但大概是這樣> <
へし宗真的很好吃啊大家不來嗎QQ


.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01:32 | 刀剣乱舞短篇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【青冰】薄明 | top | 【青冰】心音巡禮07(H,完)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s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:
http://natsunoyuurei.blog.fc2.com/tb.php/72-3c9f89c6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