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火黑】為了不輸給那傢伙01_他的存在感


——黒バス同人(火黑)

——劇場版捏他有

——CWT46新刊


  「於是魚就這樣燒焦了,真是不可思議。」

  「真是不可思議……個什麼東西啦!你絕對忘了翻面吧!要是燒起來怎麼辦啊!」

  「火神君冷靜一點,應該沒有你想像得那麼糟糕。」

  「總、總之先讓我看看現在是什麼狀況!」

  「好的,請稍等一下。」

  黑子放下電話,有點困擾地看著眼前一片狼藉的廚房……要嘗試自己不習慣的事果然並不容易。

  今天黑子的父母不在家,奶奶這幾日手腕的關節又不大舒服,黑子便決定趁著奶奶出門去運動時下廚做晚餐,給奶奶一個驚喜。然而廚藝只有水煮蛋等級的黑子,翻了好幾回食譜也看不出個頭緒,最後只好向擅長料理的火神求救。

  他挪開處理到一半的食材與各式調味料的瓶罐,在流理台上清出勉強能夠擺放手機的空位。打開視訊,手機畫面上出現了穿著T恤躺在床上、頭髮有點亂,神色略顯緊張的火神。

  火神返回美國已經過了數月,但日常閒聊的訊息幾乎是一天也不曾少過,不僅是和誠凜的隊友們,也包括了曾在球場上對戰過的那些勁敵。儘管只是交換著簡單的話語與圖像,這樣的行為卻將兩個世界建立起了連結,好像所有的思念與夢想都是相連著的一般。

  ——覺得有點新鮮。

  雖然一起參加過合宿,也有幾次和誠凜的大家去火神家留宿的經驗,但像這樣透過螢幕看到火神居家的一面,總有說不出的新奇感。

  遙遠的距離,海洋的兩端。

  但正因為這樣的距離,黑子覺得自己好像反而發現了更多他所不知道的火神。

  「喂、幹嘛看著鏡頭不說話啊?」畫面另一邊的火神皺起眉頭。

  「不好意思,只是覺得火神君這樣頭髮塌塌的樣子有點有趣。」

  「哪裡有趣了啊,你剛睡醒時的那個樣子才真的……不對,現在最重要的不是這個!」

  「說的也是,我去……」

  「你沒怎麼樣吧?」

  我去拿魚這幾個字還未說完,火神便出聲打斷了黑子。一時沒聽懂火神語意的黑子偏了偏頭。

  「什麼?」

  「你的手啊,沒燙傷吧?」

  「……我沒事,謝謝。就算手被燙傷了,我姑且還是知道處理方式的。」

  「『姑且知道』到底是知道還是不知道……」

  「火神君是老媽子嗎?」

  「你以為是誰害的啊!」

  每回黑子在練習途中暈倒,學長們總會要火神負責把逞強的黑子帶去保健室,看不下去黑子這麼三天兩頭地體力不支,久而久之火神也變得忍不住對黑子多碎嘴幾句。

  不過現在還是幫黑子把料理的事給搞定比較要緊,火神嘆了口氣。

  「你說魚燒焦了,是焦成了什麼模樣?」

  「大概像這個樣子。」黑子把方才煎魚用的平底鍋拿到鏡頭前,接觸鍋底的那一面魚肉,已經焦得附著在鍋子上頭,估計得用鍋鏟之類的道具才能將鮭魚與鍋子分開。

  看著料理失敗的鮭魚,黑子一方面覺得浪費了食物,一方面又有一種說不出的挫敗感,和練球遇到挫折時是不大一樣的感覺。

  「……這個還能補救嗎?」

  「喔!這種程度的話,把焦掉的地方處理掉大概就沒問題了。」火神苦笑了一下,「所以——不要露出這種表情啊,要在奶奶回家前煮好晚餐對吧?」

  「……是的。」黑子重新提起了精神。

  「上半部雖然沒有焦掉,不過可能還是會有點焦味,要把這個味道蓋掉的話,做成焗烤是最簡單的了。」

  「焗烤……嗎?」黑子拿起鍋鏟,小心地試著魚肉與平底鍋分開,「家裡比較少吃西式的料理,偶爾嘗試一下好像也不錯呢。」

  「很好!那就決定了啊,焗烤只要有起司和烤箱就能搞定個八成,現在先來看看冰箱裡有什麼其他可以利用的……」

  「請等一下,我去拿紙筆把作法寫下來。」  「啊?不用抄筆記啦,你一邊煮我一邊教……」

  「這可不行。」黑子用一貫平板的語氣說道,「火神君再不睡的話明天的晨練會起不來的,這樣我會有罪惡感。」

  「哇、已經這個時間了!」火神望了一眼床邊的電子鐘,確實已經很晚了。

  火神盡量簡單扼要地交代了焗烤的製作步驟、處理配料時的注意事項等等,唯有調味的部分,他平時也都是秉持著「好吃就好」的精神全憑口味喜好調整,所以只好說個參考用的分量,並提醒黑子自己一邊試吃一邊微調。直到要關掉視訊螢幕前,火神仍像是在糾結什麼似地猶豫了幾秒,用不信任的眼光看著鏡頭,「……你一個人真的沒問題吧?」

  「看著這份筆記操作的話,我想沒問題的。」黑子軟下了眼神

  「如果又出了狀況就打給我啊。」

  「謝謝火神君,晚安。」

  「喔,晚安。」

  簡單的話語。

  海洋的兩端。

  在黑子的印象裡,從前他是很少這樣對火神說晚安的。放學回家時的交岔路口他們說明天見,晚上就算有時會互傳訊息,不過也就是問問小考的範圍、作業報告的截止日期等等瑣事,不知道是日語對火神而言真的如此困難,還是仗著就算忘了什麼也只要事後再問黑子就好,總之火神發來的訊息通常都是這種瑣碎簡短的內容,不會暢聊到深夜然後互道晚安。

  黑子望向客廳的窗子,照射進屋內的光線已經染上淡淡的橙黃,但火神所在的城市仍是明月高掛的深夜時刻,連今早的朝陽都還未升起。像這樣想像著和自己不同的、另一個人的「時間」,不禁覺得火神好像處在這個世界之外的其他時空一般,有種說不出來的奇妙感覺。

  看看牆上的時鐘,外出運動的奶奶也差不多要回來了,黑子將思緒拉回一團混亂的廚房中,為了晚餐繼續埋頭苦拚起來。


  就寢之前,黑子傳了當天晚餐的照片給火神。

  餐桌上難得出現的西式料理讓奶奶相當驚喜,但最令她開心的莫過於可愛的孫子下廚做菜的這份心意。黑子按照火神所說的步驟小心操作,過程中雖然手忙腳亂,但總算是做出了不錯的成果。

  飯後黑子花了好大的工夫才將廚房收拾乾淨,洗完澡後便倒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。上學、練球,放學後還要煮飯、做家事,光想就覺得好辛苦,黑子突然敬佩起在日本獨立生活的火神。

  手機的燈示閃爍了一下,畫面上跳出了火神傳來的訊息。

  『噢噢!做得很好嘛!』剛起床的火神看到黑子傳送的照片後這樣回覆。

  黑子想像著剛睡醒的火神窩在被窩裡打字的模樣,一邊不自覺地微笑,一邊輕觸著螢幕。

  『多虧有火神君幫忙』,訊息送出後黑子停頓了一下,隨後又補上一句,『今天的晨練也請加油。』

  『嗯,我出門了!』

  『路上小心。』

  黑子闔上手機,有種溫暖而踏實的感覺。

  他滑進被窩,濃濃地睡意立刻湧了上來,窗外秋季的夜空晴朗而明亮,難得地能看見幾顆閃爍的星子,他迷迷糊糊地回想起去年夏天的合宿。或許是和大夥兒一起出門過於興奮,即便身體已經因為密集的訓練疲憊不堪,但腦子卻一點睡意都沒有,他和火神兩人便坐在走廊上看著星星,天南地北有一句沒一句地聊著,詳細的對話內容他已經沒有印象了,只依稀記得最終好像又回到了籃球的話題上,然後聊著聊著竟然就這麼靠著睡著了,所幸後來被半夜起來去洗手間的河原叫醒,兩人才逃過了在走廊上一覺到天亮肩頸痠痛的命運。

  ——那天的星空也是這麼清澈漂亮的。

  懷念的心情溫柔地融進了夜色裡,黑子緩緩地閉上眼睛。


  十號與七號球員的位子空下來之後,忙著準備迎戰冬季盃的誠凜每天接受教練的魔鬼操練,一刻也沒能停下腳步。

  奇蹟世代是很強的對手,這是再怎麼秉持著樂觀主義都無可否認的事實。火神毫無疑問是誠凜的重要戰力,在隊伍裡有火神的情況下與奇蹟世代對戰都已經相當吃力了,今年的冬季盃想必會是更艱鉅的挑戰。

  或許正是因為這樣的危機意識,里子安排的訓練密集又嚴格,但是隊員們都明白,這同時也是教練擔心大家被火神的離開影響心情,所以想藉由密集的特訓提振士氣,而事實也證明,這樣的方式確實起了不小的鼓舞作用,火神大我這個名字沒有變成禁語,反而像是被賦予了什麼魔法的咒語一般。

  那個傢伙今天也努力著。
  光是這麼想著,就覺得自己也不可以認輸。就算不在同一間學校、同一個城市,他們也都確實地從火神和黑子的球風中得到了很多寶物。

  即使不在身邊,也持續給予他們希望與鬥志。


  這就是誠凜的王牌,火神大我。


  「集合——」

  站在體育館一角的里子吹響哨子,她拍了拍手示意大家集合到她面前,快速精準地掃視所有社員的身體狀況,今年初加入的一年級們體能已有所成長,但光是現在這樣仍然無法在對上奇蹟世代時撐完全場。

  「各位晨練辛苦了!今天大家的狀況都很不錯,福田君今天手感不錯,繼續保持。」她瞄了一眼體育館的時鐘,接著挺直背脊手插著腰,露出了爽朗的笑容,「距離第一堂課還有時間,去外面跑個三圈再收操喔。」

  「咦——!」

  開什麼玩笑,這是要我們進教室之後直接趴在桌上睡到午休嗎!……什麼的,這種話沒有人敢說出口。

  日向深吸一口氣,用力拍了拍臉頰。

  「誠凜!跑起來!」

  「……喔!」

  「聲音喊出來!」

  「喔!!」

  由日向帶隊,少年們踏出體育館在早晨的校園裡跑了起來。

  入秋後氣溫已經變得比較涼爽,跑起步來比夏天時輕鬆不少,不過到了後半段,體力不足的黑子還是漸漸地落後了下來。他維持一定的速度跟在隊伍後端,雖然覺得疲憊,但隊員們雜沓的腳步聲無論何時聽起來都叫人格外安心。

  即便步伐凌亂、跌跌撞撞,還是一起朝著同一個方向前進。

  ——這麼說來,以前火神君偶爾會跑在我的旁邊。

  以火神的體力是不可能落後在隊伍尾端的,他明顯地是在配合黑子的速度,或許是擔心黑子會在大家都不注意的時候不小心倒下,不知道這是他自發性的舉動,還是又被里子或日向叮囑了什麼,但黑子明白這是那個人不善於表達的關心與溫柔。

  搖搖晃晃地撐完了最後半圈,總算跑回體育館時,黑子已經是只能靠坐在牆邊、完全不想移動去教室的狀態了。

  「黑子,感覺還好嗎?」黑子抬起眼來,發現降旗不知何時來到了自己身邊,向他遞來一條毛巾,「火神說你都會把備用的毛巾放在書包內側的袋子裡。」

  「……謝謝。」黑子眨了眨眼睛,他接下毛巾頓了頓後開口,「火神君也太愛操心了。」

  「要不是有火神幫忙盯著,你進保健室的次數不知道要增加多少次了。」說這句話的人是從球場另一頭走過來的伊月,懷裡還抱著幾瓶運動飲料,「我們三年級請客,剛才是教練趁大家跑步時去幫忙買的,回頭記得去謝謝她啊。」

  「謝謝學長!」降旗連忙接下飲料,「咦?多了一瓶……」

  「教練大概是不小心算到了火神吧。」伊月輕鬆地笑了笑,「那傢伙不只是隊伍的王牌,也是我們相處了一年多的學弟,所以大家也還有很多小地方沒能習慣。嘛、我是覺得不用習慣也沒關係啦,雖然說在球場上不能再抱持著依賴他的心情,不過日常生活上就維持現在這個樣子也挺好的。」

  「火神那傢伙真幸福呢。」降旗笑著說道,升上二年級後他似乎變得比較敢和學長們說話,「就連現在不在學校了,學長們都還那麼惦記照顧著。」

  「就是呢,總讓人覺得有點不開心。」黑子平淡地說道,「平常數人數的時候,我連站在對方眼前都還會被漏掉的說。」

  「你、你也真是辛苦了……」不知道該從何安慰起,伊月只好尷尬地拍拍黑子的肩膀,「多的這瓶飲料你們就分掉吧,趕快收一收上課不要遲到囉!我先走……」

  「啊、伊月學長請等一下。」

  黑子突然想到什麼事似地,從背包裡翻出了裝著一疊彩色紙卡的袋子。他確認了一下紙卡的數量後,將袋子交到伊月手上。

  「這個是什麼?」

  「雖然時間上可能早了一點。」黑子頓了頓,「有件事想拜託學長們。」


  『學長們請喝飲料。教練也買了火神君的份,所以我和降旗君就一起分掉了,謝謝招待。』

  「……什麼謝謝招待啊!把我的飲料還來!」

  剛結束課後的練習,火神踏上返家的公車後,一拿起手機就看到黑子傳來了這樣的訊息。黑子與學長們的心意雖然讓火神很高興,但有時他實在忍不住懷疑黑子是不是認真地想和他吵架。

  訊息後面附上了那瓶飲料的照片,這在看得到喝不到的火神眼中,總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挑釁意味。照片裡頭,寶特瓶外側凝結了無數晶瑩透亮的小水珠,水珠沿著瓶身的曲線滴落到拿著瓶子的那隻手上。

  ——這是黑子的手吧。

  降旗的膚色應該要再深一些。

  黑子的手雖然小而白皙,但因為練球的緣故而不至於像女孩子那般纖細軟嫩,指節和手腕也都摸得出筋骨的脈絡。比賽以外的時候,那雙手摸起來大抵是冰冰涼涼的,夏天時那樣的溫度雖然還滿舒服的,但冬天時黑子偶爾會惡作劇似地,從座位上用自己冰冷的手碰觸火神的頸子或臉頰,冰塊般的溫度每次都讓火神嚇一大跳。

  上課時傳考卷、每天社團活動時一起暖身、比賽時將摔倒在地的另一方拉起、遞送毛巾或水瓶時不經意的觸碰、在場邊曾經揍在彼此臉上的那一拳……

  不知不覺間烙印在記憶裡的,那雙手的觸感與溫度。

  回到美國之後,火神不時會突然想起這些無關緊要的瑣事。

  ——以前從來沒有特別意識過啊,這種事情。

  公車在火神家附近的站牌前停下,他走下車,秋天的風沁涼而帶著些許寒意。彎過了街角,火神在一家MJ門口停下腳步。

  今天他獨自留在體育館自主練習,沒和隊上的朋友們一起離校,父親又傳了訊息說會加班到比較晚,他便打算自己在MJ解決晚餐。

  「十五個起司漢堡內用。」

  「……今天點得比平時還多呢。」櫃檯的工讀生用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火神,「現在有滿額抽獎的活動,請從這邊的箱子裡抽出一顆球。」

  「喔。」他從箱子裡抽出了一顆彩球。


  道旁的楓葉燦燦地染了一路明亮灼目的紅,夕陽像是金黃色的雨似地自樹葉間落下,樹梢隱約能看見兩三隻松鼠蹦跳而過。

  與在日本看到的楓紅不同,洛杉磯的色調總是多了一份鮮明而熱鬧的活力。他從來不覺得自己是會對風景的細微差異萌生感觸的人,但他總想,這樣的景色若是也能讓他們看看就好了。

  國二剛回到日本時,他也常湧現類似這樣的心情,生活中新鮮的景色、開心或沮喪的事情都想和父親分享,但又覺得不該打擾工作忙碌的父親,那時他在學校交不到什麼朋友,和辰也又有了嫌隙,最後這些沒了去向的情感消失在他獨自運球的聲響中,漸漸地連辛苦或寂寞這些情緒都沒了太大的感覺,乏味的日子就這麼一天一天地過去。

  但現在已經不同了。他又有了想對誰訴說生活的念頭,儘管他依舊那樣地不善言詞。

  在新學校的一切都還算順利,剛開始的一兩週雖然不大適應,但現在已經能和球隊的同伴自然地相處,練習後也經常一起去學校附近吃些點心,每天都過得充實又開心。

  人生第三次的轉學,總算是稍微順利了一點。

  即使如此,有些心情還是想傳達給那些遠在海洋另一端的人們,這些心情並不是對誰說都一樣的。他想傾聽他們的話語,也希望他們願意傾聽自己的話語。

  他拆開第十一個漢堡,猶豫了幾秒後才將吸管戳進飲料杯裡,皺著眉頭吸了一口。

  「噁…這種甜死人的東西,那傢伙到底是怎麼……」

  甜膩的香氣在口腔裡擴散開來,看著桌上這杯抽獎得來的香草奶昔,火神連再多喝一口的意願都沒有。

  以前他曾試著嘗過一口黑子點的奶昔,當時好像也是被這甜膩的口味嚇了一跳,然而黑子只是若無其事地把剩下的大半杯奶昔全數飲盡,火神當下真的懷疑黑子的味覺是不是壞了。在今天之前火神就只喝過那麼一次MJ的香草奶昔,但現在回想起來,他的回憶裡卻總是飄散著淡淡的香草氣息。

  火神下意識地看了一眼對面空蕩蕩的座位,那個總是有個淡藍色身影坐著的位子。

  在那樣瀰漫香草香氣的時間裡,他和黑子有時樂此不疲地聊著他們最愛的籃球,有時只是為了芝麻般的小事鬥嘴,有時則不多說什麼安靜地對坐著,黑子低頭讀著火神不懂到底哪裡有趣的文庫小說,這種時候火神總會莫名地覺得個子瘦小的黑子,真是特別適合合身的白色制服襯衫。所有的疲勞與挫折,好像都在這樣的香氣裡獲得了治癒。

  他突然想起黑子傳來的那張、為了奶奶而努力完成的鮭魚炒飯的照片,他將最後一口漢堡塞進嘴哩,決定回家前先繞去超市買些食材,替加班晚歸的父親煮上一頓美味營養的消夜。

  火神踏出店門,外頭的天色已經暗了下來,路燈與店家的燈光點綴著入夜的街道,藍黑色的天空底下,這座城市才正要迎來另一個生氣蓬勃的時段。

  他轉進較寧靜的街區,一面思考著菜單,一面往社區附近的超市走去。四周暗下來之後星星便突然現了蹤,原本只看見一兩顆特別明亮的,但仔細一看便能發現周圍還零散地分布著許多光芒曖昧的星子,且一旦注意到了便能接連地找到好幾顆。

  只要目光習慣了那樣看似黯淡的星光,無論那道光再微弱、身處再深的黑暗之中,都一定能輕易地找到它的蹤影。

  火神驀地想起他也曾這樣凝視著整片燦爛的星空,和黑子一起。

  ——真是的,之前連站在身邊都常常沒發現的。

  為什麼最近覺得那傢伙的存在感反而愈來愈……

  他拿起手機,用不大熟練的動作拍下了眼前的夜空,並將照片傳給了黑子,推算一下時差,現在正好是課堂間的休息時間,他還沒來得及打字便先收到了黑子的回覆。

  『火神君拍照的技術好糟糕,星星根本看不清楚。』

  『少囉嗦!是手機的問題啦!』

  『請不要推卸責任,手機會覺得很委屈的。』

  『你是會讀心術嗎!你又知道手機是怎麼想的了!』

  『手機是不會想事情的呀火神君……話說回來,星空的照片看著就讓人覺得有些懷念呢。』

  『就是說啊。』


  『讓人想起了合宿的那晚。』

  『讓人想起了合宿的那晚。』


  看見畫面上同時出現了一樣的句子,火神愣了一下。

  『……黑子你不會真的懂讀心術吧?』

  『怎麼可能。只是前幾天我也恰好想到了一樣的事而已。』


  那些瑣碎卻又無比珍貴的,關於你的所有的事。










>TBC



遠距離最難寫了(´;ω;`)ウゥゥ


.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2:02 | 【火黑】為了不輸給那傢伙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【火黑】為了不輸給那傢伙02_未聞的話語 | top | 【火黑】日光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s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:
http://natsunoyuurei.blog.fc2.com/tb.php/87-59e56c63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