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--:-- | スポンサー広告 | edit | page top↑

【青冰】夏之旅。

——黒バス同人(青冰)

——交往中,出去旅遊的悠閒日常。

——青峰大輝生日快樂!





  「嗯…傷腦筋呀。」

  喉嚨好乾。睡前沒把水壺之類的隨身物品拿到床邊,真是天大的失策。

  冰室用指尖輕戳了一下緊緊環繞著自己的結實雙臂,隨後微仰起白皙的頸子,向上偷瞄青峰的睡臉,後者仍舊沉沉地熟睡著,絲毫沒有要醒來的跡象,只是發出了無意義的低悶哼聲,像是為了不讓抱枕脫逃似地,將摟著冰室的手又圈緊了一些。

  ——真是的……

  看向眼前像個大孩子一般的傢伙,冰室苦笑著將身子蹭進青峰懷裡,床單與棉被發出細碎的摩擦聲響。他閉上眼感受著對方呼吸的頻率,心裡明明因為無法離開床舖而感到困擾,卻又依戀著這般平穩祥和的時間而採取了相反的行動,看來自己也是病得不輕啊。




  在暑假接近尾聲之時,陽泉與桐皇終於結束了各自的暑期集訓,冰室和青峰便趁著這得來不易的空檔,一同前往位於輕井澤的民宿度假。

  要存錢一起出門旅行這事,在平日的閒談中早已提過幾回,無奈這個計劃因為時間老是湊不上而延宕多時,從零用錢裡攢下來的旅遊資金也不知不覺地累積起一筆數目,他們便奢侈地挑選了避暑勝地輕井澤的河畔民宿,距離市區雖然遠了些,但周圍景緻優美又靜謐涼爽,附設設施中更包含了戶外籃球場,兩人十分中意。

  昨天辦理入住時都已經傍晚了,兩人原本打算早些盥洗休息,隔日再到附近散步觀光,但精力旺盛的高中男生,面對許久未見的戀人終究抵擋不了誘惑,早早就寢的如意算盤根本就是無稽之談。

  ——難得這間民宿有提供自助式早餐的說……嘛、明天再去吃吧。

  淙淙流水伴隨著清脆的鳥囀,和金黃色的日光一起自半掩著的窗簾縫隙中流瀉而入,青峰安穩的鼾聲令人感到安心。

  冰室身上凌亂地披掛著民宿房裡提供的深灰色浴衣,青峰則穿著黑色的無袖背心與寬鬆的四角褲,冰室的腿在被子底下偷偷勾上青峰的小腿,比自己略高一些的體溫透過相觸的肌膚傳遞而來。

  「……趁別人睡覺偷偷摸摸地做什麼啊。」

  聽見腦袋上方傳來慵懶沙啞的嗓音,冰室抬起了頭。

  「抱歉,把你吵醒了?」

  「也沒什麼吵不吵醒的。」青峰一面這麼說,一面卻像是想賴床似地摟住冰室,他將腿跨上冰室方才勾上來的腿,低下頭與冰室前額相抵,用還帶著些許睡意的眼神注視那對藍灰色的眼瞳,「差不多是該起床了。」

  「你的樣子不像是要起床喔?」

  「一下子有什麼關係,很久沒有這樣了。」

  青峰撫過冰室的背部,隔著輕薄的浴衣布料能感受到冰室比自己稍低一些的體溫,然後沿著脊椎一路往上,刻意用觸感有些粗糙的拇指滑過冰室肩窩附近、自己昨晚留下的淺紅色吻痕,搔癢的感覺讓懷裡的冰室忍不住瞇起眼睛,微微地縮起身子。

  好可愛。

  雖說冰室絕非對他人言聽計從、百依百順的傢伙,但面對現在這般相對緩和的肢體接觸時,冰室大多是意外溫馴乖順的,即便是有點壞心眼的撫摸方式,他僅會一面發出喘息或細小的呻吟,一面安分地接受青峰的動作。起初青峰以為冰室是在忍耐什麼,但從冰室的表情與反應看來,青峰估計他大概僅是覺得有些難為情,所以採取了較被動的表現。

  在美國長大的冰室雖不排斥與他人有較親密的肢體互動,但對於這種帶著一些情慾色彩的觸碰,似乎偶爾還是有些不好意思的,尤其是緩慢的撫摸或是細膩而淺啄的親吻,這些慢條斯理的動作雖然不符合青峰的性格,卻必定能看見冰室難得害羞的模樣,這樣意料之外的純情令青峰覺得很新鮮,因此他偶爾會故意這麼做。有幾回得寸進尺地惡作劇過了頭,下場不是被不耐煩的冰室一口氣奪走了主導權,就是當場被狠狠地一腳踹下床。

  「……大輝?」被青峰動也不動地注視著,冰室不禁開口喚道。

  「嗯?」

  「還沒睡醒嗎?」

  「醒——了啦。」青峰撫過冰室的後頸、耳下,接著順勢托住那稍嫌蒼白的臉頰,在唇上落下一吻。

  「Morning, Daiki.」冰室的臉上漾起溫柔的微笑。

  「早啊。」青峰爬下床並伸了個懶腰,走進浴室盥洗前,不忘順手將冰室的外出服與水瓶扔到床上,「動作快點吧,你不是很期待民宿的早餐?」

  「真難得大輝居然記得。」

  「你興奮地提了那麼多次,聽得耳朵都要生繭了啊。」青峰含著牙刷從浴室探出頭來,「包包也準備一下,吃飽了去附近散個步什麼的。」

  「OK.」冰室這種時候總會露出像孩子似的期待眼神。

  ——不對,與其說是孩子,還更像觀光客吧?

  看著一面更衣一面哼歌、心情看起來很好的冰室,青峰有些無奈卻又莫名滿足地這麼想著。




  民宿由數間圍繞著溪水而建的小屋組成,清澈的流水自建築群的中心流過,流水因地勢的高低落差形成幾個小小的瀑布,鮮活躍動的水聲光是聽著便覺涼爽了幾分。

  享用完豐盛的自助吧早餐後,他們向民宿附近的租車店借了兩輛腳踏車後,便沿著導覽地圖上推薦的自行車路線四處閒晃。

  河川四周的樹木生著整片清新的翠綠,溪水反映著樹影與藍天,夏日強烈的日光讓水面看起來亮晶晶的,像是沖刷著一顆顆細小的鑽石一般。他們騎到了行人較稀少的林蔭小徑,破碎的日光斑駁地落在地面,迎面而來的風吹亂了他們的衣衫,踏板的聲音與蟲鳴鳥囀迴盪在這條靜謐的道路上。

  「大輝有想像過嗎?」脫下鞋子,赤著腳在河邊踩踏溪水時冰室這樣問道,「如果我們讀同一所學校的話。」

  「啊?」坐在河岸草坪上的青峰有些不解地皺起眉頭。
  「如果讀同一所學校的話,就能經常像今天這樣一起騎車上下學了。」冰室轉過頭來微笑著對青峰說道,閃亮的河水在他身後淅瀝瀝地流過,青峰覺得冰室與這樣優美的景色十分相襯,「我還滿憧憬的呢,結束社團活動後,在夕陽下沿著河堤騎車回家什麼的,不覺得很有日本高中生的感覺嗎?」

  「所以我說,你這種很像觀光客的思考方式到底是……」青峰嘆了口氣站起身子,走到冰室面前彈了一下他的額頭,「還有很像日本高中生是怎樣啊?我們現在就是日本高中生好吧。」

  「話是這麼說沒錯……啊,我不是對現狀有什麼不滿喔?」

  「笨——蛋,我知道啦。」

  青峰明白得很,這是他的情人有些迂迴難懂的撒嬌方式。

  希望可以距離彼此更近一些。

  他又何嘗不希望兩人能夠更容易碰面,但他們分隔在秋田與東京兩地是不可改變的事實。

  至少現在是如此。

  「既然這樣,考同一個縣市的大學不就好了。」他們走回岸邊,青峰一面將擦腳用的毛巾遞給冰室,一面突發奇想似地這麼說。

  「咦?」冰室露出有點訝異的表情,「同一所大學嗎?」

  「反正我沒什麼特別想唸的科系,就看你想唸什麼。啊、當然詳細還是得再查點資料,討論一下之類……喂!你、你為什麼一副要哭的樣子啊?!」

  「唉?我、我有嗎?」

  冰室連忙用手擦了擦眼角,確實是滲出了淚水。似乎連自己都還沒意識到情緒的變化,身體就先擅自反應了。

  「咦、真的…Sorry…我好像,好像突然有點感動的樣子。」

  「哈?」青峰立刻露出了不高興的神情,他握住冰室的手腕,這傢伙雖然在球場上能同時維持著細心與大膽兩種極端,但在感情上有時卻特別容易退縮,「你該不會一個人暗自想著高中畢業後就分手什麼的吧?」

  「怎麼…可能……」

  「那就再貪心一點啊。」青峰拉著冰室的手往河岸上方走,頭也不回地說著,「確實有些東西是無論怎麼追求都很難得到的,不過我跟你…我們之間不是那樣的吧。」

  我這不就緊緊地牽著你了嗎?

  假動作什麼的你向來很擅長,不過我可不會被那種伎倆給騙了。所以把真正的願望說出來吧。

  「……大學的附近,也有景色漂亮的河堤就好了呢。」

  聽見身後終於傳來了回覆,青峰轉過頭去,綻開笑容的冰室比夏日裡的任何景色都美得令人移不開視線。

  眼角閃爍的淚光、微微泛紅的臉頰,這麼可愛的生物是他青峰大輝的戀人。

  怎麼可能讓這傢伙逃走呢?

  「…嗯,有的話就好了啊。」

  他這麼回答,忍不住同樣地皺著眉頭笑了起來。





>おしまい*



  和千千、語奇一起玩了青冰的生日賀文企劃!
  冰室生日時三人也預計會發賀文,
  而會以這次的青峰賀文為基礎,採取交換接寫或延伸的方式來創作(/・ω・)/

  這次寫了比較輕鬆的LOVE LOVE日常,希望大家吃得開心(*ノωノ)

  千千→ http://makigumo.lofter.com/post/1d0983a9_110b08bd
  語奇→ (連結待補)

  青峰大輝生日快樂!


.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23:59 | 同人創作 | comments (0) | trackbacks (0) | edit | page top↑
【火黑】彼の思うこと | top | 【青冰】誰かの安い愛の歌

comments

post a comment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trackbacks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URL:
http://natsunoyuurei.blog.fc2.com/tb.php/92-d70ca129
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(FC2ブログユーザー)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